主页 > www.88jbs.com > 伤感日志 >

偷心* 日期:2014-02-09 05:33    点击:

1175004886ae134a24l.jpg

有一种青色果子青涩味道。
我弟弟经常跑到一个地方,
摘一大堆回家。
总是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
我问他在哪里摘的,
他说不知道,只是形容说,那里杂草丛生,只有一棵青色果子树孤零零的生长着。


在我九岁时。
隔壁搬进了一个帅气阳光的大哥哥。
十三四岁。
他很自来熟,对我很好。
他对我不像对其他的小朋友那样。
他像是其他的小朋友的哥哥。
但是他却像我的朋友。
有一天,他说,要带我去个地方。
我还没回应,他就拉着我的手跑到了一片空旷的只有杂草的地方。
然后对我展开他那如同向日葵的帅气脸庞微微一笑。
乖乖在这里等我哦。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
他转身跑进后面的一座古房中。
我隐隐约约看见他和里面的一个老者交谈着什么。
然后抱着一棵树苗和一些植树工具出来。
我茫然地看着他。
他想干嘛?
他二话不说,
乒乒乓乓的干了起来。
后来他树种好了,把自己也弄得狼狈不堪。
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他的成果,
就被他拖回家了。


后来,我到了十五岁。在我基本快忘了这个人时,我弟弟捧了一大堆青果子回来给我吃。
“味道不错嘛,哪儿弄得?”
“不知道,那里只有一棵树,旁边都是草。”
难不成?
我让弟弟带我去那个地方。
是当年那棵树。
嗯?这是?
脑海中一张脸出现在我面前。呵呵。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望着这棵树发呆。
果子味道青青的,涩涩的。我的眼底湿湿的。


那天,他急匆匆的将我拖回家。
我问他怎么了。
他故作神秘,不肯告诉我。
就当我们正在嬉闹时一辆四轮轿车飞快的来了过来。我在这边,他在那边。
一瞬间,车子驶向了他那边。然后,他躺在血泊之中。我瞪大了我的双眼,仿佛我的灵魂也被这血抽离。
当我醒来之时,他的父母怨恨的看着我。


原来那天急着带我回去,就是为了让我陪他过生日,他的母亲说,本想等着他生气过完就回家。然后。
我很伤心。
时隔六年。我差不多快忘记时。我的弟弟给我当头一棒。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是我反应快一点,或者多磨蹭一会儿就不会这样了?


眼眶盈着泪花,把一颗酸果吃的变味。
我的友谊。
我亲手毁了。


然后我重蹈覆辙。
把对自己的自责深深的转化成痛苦,一遍又一遍的报复与我无关的人。
一切只因为我心存愧疚,
接着,大家怨恨我,远离我,讨厌我。
呵,我不怕。
比起这些,什么打击都没有一条命在我眼前消失更为让我感到恐惧。


然后,我一个朋友也没有。
我只有一个因为我死去的灵魂陪着我。


我希望。
时光倒流。
我不把他当朋友。
如今我就会有很多朋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活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下一篇:【自己】就是全世界